气候变化、京都议定书、巴黎协定——要知道,这些热词不光只与特朗普总统、默克尔总理、习近平主席相关,它们也“委婉”地与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发生着关系。Thanks to climate, endangered(endangered:受到危险的;en为表达使动作发生的构词法)lists are no longer just for animals——气候变化已经正在重创普通人所能享用的餐桌美味,难道你还不着急?

喝咖啡吗?如果答案是yes,那么要不幸地告诉你: If current climate patterns continue, half of the areas presently suitable for coffee production won’t be by the year 2050——澳大利亚气候中心的最新研究表明。因为上升的气温和无规律的降水,咖啡豆不光减产,质量也因疾病和昆虫的infestation(害虫蔓延滋扰)而大大降低。那么再不到二十年,即使标准化的星巴克也无法解决咖啡质量的问题。

喜欢吃巧克力吗?如果答案是yes,那么不幸的是,因为降低的湿度(moisture,形容词:moist)和降雨将严重影响可可豆(cacao)的生长,根据政府间气候变化panel(panel本来是面板,但国际会议时经常用来表示较高级别的会议小组)的报告,那么到2020年,世界上将减少100万吨巧克力的产量——3年之后,牌子和钱已经解决不了对巧克力的thirst。

还有茶叶、稻米和小麦,前者的口味已被大量的雨水所稀释(dilute:稀释),更不要说高温天气让采茶妹妹(harvested by hand:手工采摘、收获)无法忍受热浪的侵袭

——成品茶叶注定减产。另一方面,部分地区的干旱也使水稻无法再种植在水里,尽管让人欣慰的是稻米的种植本身就会带来大量的温室气体(greenhouse gas)——水稻减产似乎是好事。然而流行几千年的东亚饮食习惯是那么容易被改变的吗?过去几千年怎不见吃米饭影响了气候变化——这当然不是主要矛盾。而小麦的减产因为极端天气(extreme weather)的原因似乎就是注定的事情,这也波及到玉米(corn)、黄豆(soybean)等其他粮食谷物。

而更为悲伤的是,用于消化以上悲伤事实的甜食也在冲击范围内,比如蜂蜜(honey)、maple syrup(枫糖)。前者主要是因为蜜蜂不再爱吃因二氧化碳上升而蛋白质(protein)降低的花粉,而紊乱的花期也导致它们跟不上节奏、甚至在幼虫阶段(larva stage)就停止生长了。而作为枫树大国,加拿大注定是气候变化的受害者——气候的变暖只会让枫糖甜度降低,连色泽都会发生改变,这就像长期以来纯白经典的鲜牛奶巧克力突然被混入其他颜色一样让人不安。

在这个食物列表上还有大量海产品,包括鱼类和龙虾;还有水果类,比如桃子、樱桃、李子、梨和杏;还有大量蔬菜和坚果——不论你是否在减肥,你的菜单都无法逃避气候变化的威胁。

当然,普通人可以认为自己能力有限,而饮食结构因为可以调整,那么事情本身也就并没有那么悲观。可当你的家园也被气候灾害摧毁时(比如2005年袭击新奥尔良市的卡特里娜飓风),你还会这样想吗?

The pump stations (水泵站)in New Orleans weren’t designed to function during major storms——由于基建的质量问题,光是排干飓风(hurricane)带来的洪水就花了53天时间,而事实上,新奥尔良当初在城市建设时就没有把flood control纳入到考虑点(因为谁也不知道一两百年后气候变化得如此剧烈)、也没有准备相应的复原修筑工具,后来是派出了军队里的工程师才排干了拥积在城里的水。而这之后,居民不得不住在充斥着甲醛的临时拖车里。老房子被摧毁,it also had an impact on the rich cultural history of New Orleans,在气候灾难面前,无论再有人文光辉的场地,都会瞬间被摧毁。

当然,和全球的气候问题一样,穷人总是最遭其害,新奥尔良低洼地(lowland regions;highland:高地,这些词语在描述欧洲、英国和美国的地理时经常出现)附近的少数族裔和穷人也首当其冲,缺乏社会救助以及公共场所的损毁使他们的生活很难复原。当然,从建筑学、规划学的角度我们可以想到很多事后改善的设计策略,但技术类的贡献总是事前在政府决策中所占比例甚少、应对气候变化的确是政府首脑们的议题,但影响的却是最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状态。

而这还只是十多年前发生在美国的事情,其他国家也许更加不堪一击。我们,注定都无法逃避。

阅读+开口说才能学好英语,马上去演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