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享受孤独是成人、成熟的必要条件。它使我们切断掉与人相处所耗费的心力,不再看他人的脸色、猜他人的喜好,专注于自我反省和充电(to recharge:charge-充电;be in charge of:主管),也是快节奏生活中难得的关注自我时刻。孤独的时候多了并不代表我们的朋友少了,而是对自我价值感的追求提高了——You’ll create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what makes you happy, what upsets you, and what saddens you(sadden是sad的动词形式,同样遵循形容词结尾加en的原则).

因为孤独,我们终于能够专注于能愉悦自己的事物上,不再从众,不再思索如何在一个群体中妥协自我换回成员的归属,我们也因此变得更有效率了(be productive:由product而来,产出高的)。因为很多时候和“朋友”的絮絮叨叨只是为了逃避工作和生活压力的注意力分散方式罢了,孤独也让我们更诚实地面对自我、不被旁人的评价而左右人生的目标。

其实享受孤独与享受人际关系之间并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它只是让你更加独立,懂得欣赏自己,进而欣赏周围的人和事、也给别人留足自我缓冲的空间。它从本质上缓解了非要在一起的不安全感和焦虑,因为你发现只有自己才是真正能控制和掌握的——孤独沉淀出真正值得信赖的朋友。而这个时候,你就再没有要讨好他人、为任何多想出来的错误而道歉了,孤独将证明正确与否的权利完全掌握在自我的trial and error中。

之所以现在孤独的时刻那么稀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社交媒体的distraction——Any small moment of boredom is diverted to checking on the lives of your friends。很多人已经患上了检查APP的强迫,而这些软件制造厂商也很懂人心理似的,将退出的方法提示降到最弱,并还时不时占用必须连接的信道比如邮件系统。如果要找回孤独,就得时候下定决心跟这些APP说再见了。

以下是有一个人强迫自己关掉一年的Facebook而获得的感受,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他发现,关掉社交媒体账户的连锁反应是对其他容易上瘾的网站也逐渐失去兴趣,而换来的是一年多读了40本书的“代价”。他开始停下脚步关注周遭真真实实发生的一切(in one’s surrounding:在…周围)。

在使用社交媒体强迫式的分享功能时,他没有一刻是活在当下的。尽管分享是必要的,却在他感受,晚一点的分享并不比当时当刻的“汇报”差很多。“I felt more disconnected, but that made me socialize more”(socialize:社会化、适应社会需要),he said. 与在Facebook上check朋友亲人最近一年发生了什么相比,他学会了拿起电话和写电邮,也更加珍惜近在咫尺的朋友。这一过程中,他的朋友也逐渐学会了不再用Facebook告诉他最近发生了什么,而是面对面接触的口述和看他反应。社交媒体只是做得看起来好像是真正的互动,但一个屏幕永远不能替代真实的相处与互动。

当然他也提到,社交媒体的好处,是能够对一些小事件做一些反应,比如为朋友跑完马拉松点赞,或评论下最近的形象改变。但这也就是所有他能总结的社交媒体的好处了——“That’s a whole range of positive social connections which I lost without social media”.

所以这篇文章的态度,是尝试找出一种平衡的状态,既不成为与世隔绝的山顶洞人,又能有效地避免社交媒体带来的干扰。

按照上面这位的建议,最有效的方法是先试着不登录30天,并且关掉通知、删掉移动应用,然后回到每天一次登录的频率上。这样可以迫使自己在登录时尽量有些理性的思考。然后在有内容可分享时不那么冲动,把注意力放在当下的参与中。他强调,一定要有一个较长时间的隔绝状态,才能感受到“失去”APP带来的生活的改变:There’s no better way than to find out the difference for yourself.

当然,这些只是“器物”层面上可以做到的改变,我们完全无须本末倒置地“命令”自己戒掉这些习惯。如果你能明白孤独的意义,那么这些调试也完全可以通过另一套定制的策略出现。而相比于社交媒体的“诱惑”,更要劳心的恐怕是暂无法专注于当下和周遭的作为社会人的孤独。当我们学会享受孤独后,还要愿意试着参与到社区、所处的环境的活动和建设中。如若学会这一点,社交媒体的“骚扰”就自然而然地远离了。

 

阅读+开口说才能学好英语,马上去演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