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特朗普

    67

    作为旁观者,我们无法真切地得知特朗普是如何在广大美国民众的期许下当选的,我们只能看到,这样一个飘忽不定的商人(erratic businessman:erratic-飘忽不定、古怪的)、一个更像是电视真人秀明星的极能煽动非理性民意的演讲者,最终登上了总统的宝座。而似乎唯一能够理解他的办法,就是从美国的总统历史上找出同样著名的、也总是引起白宫混乱的其他届总统“案例”进行参详,了解他们给当局带来的压力与冲突,进而对未来的局势起到些许的预测。那么第一位参考人物,就是Richard Nixon——尼克松总统。

    尼克松总统是第一位在总统任上辞职的(to resign:辞职),也有可能是第二位被弹劾的(如果他没有辞职、if he hadn’t resigned:一般过去时的虚拟语气要用had作助动词)总统。他最“声名远播”的政策是有种族针对性的南方战略,which was judged to be clearly improper if not downright(直率露骨的)criminal.但与特朗普不同,尼克松本人是一位有丰富经验的(a wealth of experience)政治家,早在总统当选前,他就已经有了8年以上的辅政和参选经验 。而特朗普纯粹商人的作风致使他引导出台的政治政策总是矛盾地反映着自己的商业利益。而相比之下尼克松总统更像是一位有奉献精神的public servant(公仆)。

    第二位是Andrew Johnson,也就是那位在林肯被刺杀后上台的约翰逊总统。他任期时的特点是总是与国会和立法机关发生冲突(bicker with、in a war with:均可以说发生冲突)——这一点特朗普与其非常相同,但不同的是前者的政敌非常清晰明确,是选举前就一直跟随的,而后者的宿敌很多都是他上台之后自己逐步制造的。

    第三位总统是Andrew Jackson(杰克逊),也是早期的民粹主义(populist)总统——把自己塑造为普通人反对腐败精英阶层(elite:杰出人物、精英)的代表,认为自己的权利全部来自选民,也因此委任了不少毫无政治经验也并不忠心的商人。他推动直选,并在任期内希望移除印第安人口、瓦解美国银行,很多政策的驱动都同特朗普一致。但不同的是,杰克逊当时面临的政府是一个年轻的政府,也是一个即将崩塌的政府(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即爆发了内战)。另外他民粹的那些政策也确实是在为民主而努力。而特朗普的动作更像来自经验的缺乏和对传统的不尊重。

    第四位的名字可能鲜少有人知道:Warren G. Harding,他所在的时期却非常出名——那正是一战结束、经济大萧条之前的1920年代。他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委任了很多他的亲信和商人,导致大量的丑闻和腐败发生。他在任时倒是非常受欢迎,是死后的很多年,那些关于他婚外情和丑闻的案子才被挖出。

    最后一位是Ulysses S. Grant。他作为美国内战时胜出方的将军而被视为英雄因而获得总统之位,在他的任期内尽管三K党面临土崩瓦解,但他所领导的白宫却incredibly corrupt(incredibly:惊人的、不可思议的)。但与特朗普似乎不同,Grant本人是一位非常诚实、也未从白宫的腐败中获得好处的总统,whereas Trump doesn’t seem to be an innocent bystander in his White House’s chaos(innocent:无辜的;bystander:旁观者;whereas:尽管,基本同however)。

    我们只能从这些关于美国总统历史的回顾中窥见一些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政府政策走向。但随着各种事件的发生发酵,面对越来越光怪陆离的美国社会现状和总统先生的表态,作为对宪法精神的思索和贯彻,有人就问出了这样的问题:Can the president pardon(赦免)himself?,以表达担心忧虑。

    “The President … shall have Power to grant Reprieves(缓刑、死缓) and Pardons(赦免)for Offences against the United States, except in Cases of Impeachment.”——U.S. Constitution

    宪法中明确规定了,如果一位总统发生了严重的犯罪或不当的行为(misdemeanor),他是不能够自己赦免自己的。但另一些学者又说,既然宪法没有明确指出关于总统自身的裁判法则,换句话说,就是默许可行的。实际上,我们的尼克松总统就曾在面临弹劾时有过这样的考虑,只是说因为这会带来更大的政治冲击,所以后来他才辞职了,并被后来的福特总统赦免了。

    但大多数学界意见还是站在否定的一边,理由是:“No man is allowed to be a judge in his own cause, because his interest would certainly bias (to bias:带来偏见)his judgment, and, not improbably, corrupt his integrity(完整).

     

    阅读+开口说才能学好英语,马上去演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