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美国的国家偶像叫山姆大叔(Uncle Sam),但却鲜少有人知道TA是如何一步步被确定为美国国家人格化(personification)的代表的,并且他也有竞争者(competitors)。而这一切,都与战争有关。

关于Uncle Sam最初出现的时刻——据说他是一个名叫Samuel Wilson的屠夫(butcher),负责给1812年的美英战争(War of 1812)供给肉类。由于装肉的桶总是被打上US的记号(be stamped with…:像盖邮戳那样打上记号),士兵们也就约定俗成地称呼他为Uncle Sam。但在这之前,其实是有一个叫做Brother Jonathan的半偶像存在的。He was portrayed as an American revolutionary(被描绘成美国的革命主义者),只不过穿的是 tri-cornered hat and long military coat,并且被另一部分效忠既有政权的Loyalist用作为鄙视革命者的称呼。后来这个人的衣着被逐渐改造,就逐渐接近了现在Uncle Sam的形象。

Uncle Sam也遇到过一个叫Columbia的女性竞争者,就是那位如果看电影时注意到的制片方Columbia Pictures片头高举火把的女性。当然一个女性角色是很难和国家形象匹配的,所以渐渐地Columbia seems to have faded away after the 1920s(to fade away:渐渐淡出、褪色).

Uncle Sam曾一度被一个叫Thomas Nash的讽刺漫画家(讽刺:satire-名词)加工成用来嘲讽政府无能和短视的代表(incompetence:无能、不胜任;shot-sightedness:短视——都是名词),和现在的形象定位完全不一样。而what makes Uncle Sam as how it is today is World War I那张《Uncle Sam Wants YOU》海报。图像中的Uncle Sam指着观众,号召美国男性应征入伍的模样在战争和爱国主义的渲染下深入人心,并逐渐固化成现在美国的国家形象。

回顾完这些,笔者第一个想到的中国对应的国家形象代表是国父孙中山。尽管中国和美国在国家架构和意识形态上很不一样,但这个形象一定是素材来源之一。因为他有统一团结的气魄,也有支持实践的主义和学说,还有与国家变革、政府职能相关的史实资料。那么如果参考美国的国家形象形成之路,这一定是一个取材的example。

美国除了国家形象(national icon),还有national road(国家道路)——也就是那条从Maryland到Ohio的西进之路。

在西进之路以前,美国西部是印第安部落和法国军队的残部。为了方便做生意,当然也为了获得更多的土地和栖息地,议会(美国议会叫The Congress,英国叫The Parliament)颁布了修路的法案,并由托马斯杰斐逊总统于1806年签署执行。

当然修路的过程非常艰辛,原因在于当时押重物的货车路经会形成之后无法通过的车辙(无法通过的:impassable,注意构词方式——pass是原动词,前缀im表否定,后缀able是…可能的,连起来就是无法-通过-可能的)。后来一位苏格兰工程师发明了一种铺碎石的办法,遂解决了交通的问题。

Work on the National Road continued steadily, from the origin point in Cumberland, Maryland to West Virginia and finally Illinois in 1839(steadily:持续稳定地)。后来因为铁路的修建,这条公路便暂时停用过一段时间。直到20世纪早期汽车的普及,National Road enjoyed a resurgence in popularity(resurgence:复活,名词)。

当然,这是一个“传奇”的项目,因为这既是美国第一个联邦公共项目,也为其他道路的修建提供了样板。并且美国的经济腾飞、东西方贸易也因此繁荣起来。但,这也是一个残酷血腥的过程。且不说在那样没有mechanized construction equipment(mechanized:机械化的)的条件下工人要如何用原始工具将石头凿烂,这个项目本身就是一种侵略行为,众多印第安部落被消灭,美国也扩张到现今版图大概的样子。

笔者想起和National Road对应的中国似乎也有类似的称谓:康庄大道。康庄大道实际上来源于《史记》“康庄之衢”,意味宽阔平坦的大路,而相对应的光明美好的前途就叫做小康之家,而国策叫做西部大开发。咋一看,这些称谓再加上中国和美国在国土面积、从前的东西贫富差距方面都有类似,似乎便可以拿来其政策措施作效仿,但显然我们却不能走这样一条野蛮拓荒之路。在现代社会,除了实现交通上的便利,我们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与中国西部的少数民族合作发展,在保留它们的民族特色和生活传承同时,实现真正的共同富裕。这才是《诗·大雅·民劳》里“民亦劳止,汔可小康”、明成祖朱棣口中“如得斯民小康,朕之愿也”的真正内涵。

阅读+开口说才能学好英语,马上去演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