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脏、再不起眼的地方你都能看到马赛克(mosaic)图案——不错,这种装饰效果已然无孔不入地占据着人类的生存空间。然而你知道它的起源和它与材料的关系吗?今天就为你讲述材料与装饰的故事。

从罗马帝国时代就已经采用了马赛克图案,不过那个时候那些tiny pieces是由石头与玻璃组成,它们被赋予一个叫tesserae的专有名词,而只有极少数人群能够使用gold leaf(黄金叶子)作为原材料。

现存最早的马赛克位于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后来在罗马帝国时代被广泛运用于家庭环境和一些特殊功能建筑内,并且被分为western & eastern styles, among which the western style was more geometric(几何图形的),并且主要是用来区分房屋功能,颜色也非黑即白非常简单。Eastern style 的颜色和样式更多变,并且材料也更精致(fine:形容词-精致的,此处是它很重要的第二层意思)。同时按照功能区分,又分为地板和墙面马赛克,而有意思的是,glass in floor settings was not practical(settings:复数,表镶嵌)。原因推测可能是玻璃反光,不利于女性穿戴与礼仪。但另一个原因也许是出现地板镶嵌的地方并不利于玻璃生产(glass production)——glass tesserae大都是从玻璃杆或玻璃砖上切割或分离下来的(to break off from sth.:从…上分离下来),而这些过程可能是原始手工业或材料加工比较发达的地方,进而也就是离古代上层社会也就是华丽的地板镶嵌应用比较遥远的地方。

而实际上,那时候的玻璃是被作为一种陶瓷来对待的——它们在很多方面具有相似的属性。相呼应的,在古代中国,尽管制陶业非常发达,却也不作为宫廷建造一种普遍采用的材料,可能与古希腊罗马的装饰加工历史有相似的原因。

而实际上,陶瓷是一个集合概念,包括一系列氧化物、氮化物、硼化物、碳化物当然也有纯某种元素的构成——但它们都必须经过高温烧制。有一个大家所知晓的上釉过程(to glaze:给…上釉),是为了在陶瓷表面形成一层覆盖物(coating-名词)而减少空隙、使表面更光滑、有色。

陶瓷按照功能分有四种类型,分别是白色陶瓷(whitewares),结构陶瓷(structural ceramics),工业陶瓷(technical ceramics)和耐熔陶瓷(refractories)。装饰用得着的其实就是白色陶瓷。制作陶瓷的原材料(raw materials)主要是黏土(clay),而且必须在水源充足的条件下制作以保证能够洗尽好为接下来的上釉做准备。让我们来总结一下陶瓷的特性:

High hardness(高硬度)

Usually brittle, with poor toughness(通常易碎,并且有很弱的刚性)

High melting point(高熔点)

Chemical resistance(耐化学性,比如说抗腐蚀)

Poor electrical and thermal conductivity(弱的电传导和热传导性)

Low ductility(弱延展性)

High compression strength(高抗压强度)

其实看完这些,就不难推测为什么陶瓷能够被普通装饰风格所青睐,并且广泛应用于现代生活。那么和希腊罗马经典装饰风格相对应的,在古代中国采用的是什么材料装饰表面呢?没错,是漆——一种产自天然漆树,甚至后来被大哲学家庄子看重并作为工作对象的涂料。它以薄、整体性为特点,而且完美地与中国建筑最重要的材料——木头结合起来,既在视觉上保留了木工精巧的技艺,又能够防虫,同时不易脱色,可谓是与中国文化相生相伴、无法分离的艺术符号。而据西方建筑师Vitrivius记载,光是准备铺马赛克的地面,就需要大概高30厘米左右的累积沉淀,而这个塑造本身,可能就已成就了建筑内部功能的一部分:因为这个累积可能成为台阶或高台,象征某种权力。而中国的做法虽说也是象征某种权力(看那水榭亭台凡上漆处的作用),但却对功能并没有如西方那样的增加,可谓奇妙之处。

而更有意思的是,陶瓷能够成为烹饪用具(cookware)融入现代日常生活,漆器却因为有毒却大多不能,就算可以也被现代医学与检测手段所拒绝——那么似乎这种装饰风格已与普通家庭相距甚远。而事实上漆器现在也的确主要是被摆在博物馆里供人瞻仰。所以如何让中国传统的装饰风格或材料如壁画飞天、锦绣丝织、漆艺等融入现代的家庭生活,而非仅是买些宜家商品当摆设,值得研究。

阅读+开口说才能学好英语,马上去演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