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millennials一词被用来专指80年代初到90年代末出生的人。他们又叫做“Y世代”,是很多社会问题出现的替罪羔羊(scapegoats)。指责(blame)千奇百怪,从生活细节到生活工作方式不一而足。甚至在这个人群中更年长的又会跳出来用另一个标签标榜自己—Xennials, they call themselves。有意思的是在中国也有80后、90后这样的人群称呼。让我们就来看看他们有什么样的异同。

——相比在哪儿吃,millennials更在意的是吃什么、是否有营养(nutritious:形容词)。他们开始拒绝垃圾食物,而是享受家庭烹煮的快乐。在这点上80、90后是相同的,尽管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我们也越来越无从选择在哪儿吃了,于是就有了饿了么、美团等外卖服务。

——相比过往对诸如De Beers珠宝的追求,millennials更在意它是否符合伦理道德(to be ethical or not;De Beers是世界顶级珠宝品牌,却也是在非洲血腥剥削、开采钻石矿物的寡头)。虽然同时都在为生活奔波,中国的80后90后对于世界的关注度却并未如此突出。

——不用餐巾纸(napkins)、不吃盒装谷物(boxed cereals),for the latter, simply because they don’t want to clean after eating it。中国的80、90后们倒是越来越喜欢关注餐厅里的餐巾纸设计与品牌logo了,不过对于洗碗这样的枯燥工作,在哪儿都是一样的。

——Young people don’t play golf。他们丢掉了玩高尔夫球的传统。然而这项运动在中国却越来越兴盛了。80后、90后玩么?从事金融工作的似乎比较多,也许还有因为买房而被迫接受的——高尔夫球场正成为楼盘新宠。

——朝九晚五(The 9 to 5 work day)还不够,手机电邮随时call。与之相同,部分80、90后也越来越倾向于灵活的办公环境和schedule了,他们被称作自由职业者(freelancers)。尽管工作压力都是巨大的,但他们也是享受并乐在其中的(be obsessed with work:沉迷在工作中)。

——电影、休闲与运动方面:millennials似乎更愿意宅在家里穿着睡衣吹着空调独自享受。至于运动方面,由于投入太高,they can’t afford it. 相比之下,中国每座城市几乎都有万达电影院的事实证明了80、90后更愿意到电影院享受。而全城马拉松活动和越来越随处可见的健身房反映了我们对于运动、或者说应对高压生活的正向行动。

——对于家装的追逐:在都买不起房的事实面前,中国家装市场的繁荣印证了80后、90后对“家”不减的热忱。The fever on IKEA (对宜家的狂热)is an example。

——没有《老友记》里边的约会派对了。取而代之的是社交媒体里的点赞。这点差不多,正如微信朋友圈的作用。不过80、90后逃避不开的还有父母一辈诸如逼婚的沉重。似乎在这一点现代科技与传统习俗的碰撞上前者仍然甘拜下风。

——美国梦?Millennials大都生活在借贷的水深火热中,并且也比他们的父辈挣得少。中国的80、90后似乎也是这样的,但我们的父母通常都会省吃俭用以“好意”(good will)的态度留给我们。但以牺牲当下幸福为前提的good will究竟是好是坏呢?

在millennials中,又有一个xennials,是专指出生在1978-1983年的人。他们被认为是传媒、IT消费的引领者,确实与众不同。As one of them asserted(声称), “we hit this social media and IT digital technology boom (繁荣)in our 20s. … We learned to consume (消费)media and came of age before there was Facebook and Twitter and Snapchat and all these things where you still watch the evening news or read the newspaper.”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决定了现在这个时代digital media和IT technology(技术)的运作格局。但总的来说,millennials是被社会所指责,并且被污名化的(be stigmatized)。

相比之下,作为几乎同时出生的中国80后、90后,IT技术是一个舶来品、新事物。尽管随着改革开放它们在普通老百姓家中的普及程度并不落后。社交媒体的繁荣与正如前文中提到的与传统文化产生的摩擦与碰撞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我们需要承担的责任也更多,并且问题也不全在这代人身上。如何利用这些新技术为变革中的家庭关系、推陈出新的城市生活带来幸福,而非增加隔阂,也许是中国的80、90后们需要面临的考核。“70、80、90还是Y世代…现在向我们快乐崇拜”,潘玮柏和张韶涵的这首歌是这样唱的——但我想比快乐更重要的是如何助力于技术与文化传统之间的融合和改造。

阅读+开口说才能学好英语,马上去演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