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纪50年代,美国军队曾计划引进骆驼带领大家穿越广阔无边的西南部地区(travel through vast stretches of the Southwest),虽然听起来有点不切实际,但事实上确有此事。美国海军军舰将骆驼从中东地区运输到国内,在军队远征(in expeditions)德克萨斯和加利福尼亚时发挥了重要作用。

那一段时期,大家曾对这项工程抱以巨大的期望(enormous promise)。

引渡骆驼的工程是由杰佛逊·戴维斯所策划(masterminded by)。19世纪50年代,他曾是华盛顿具有影响力的一位政治人物(a political figure),后来还成为南部联邦(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的总统。戴维斯曾在富兰克林.皮尔斯总统的内阁(cabinet)担任军事秘书(secretary of war),还在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担任要职,因此他对科学实验(scientific experiments)并不陌生。当时军事部门正面临严峻的问题,因此戴维斯提出在美国本土使用骆驼。随着墨西哥战争结束,美国取得了西南部的广大地区,但却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no practical way)前往这一区域。

因为骆驼本身可以在严峻的条件下生存(being able to survive in rough conditions),所以把它作为交通工具在科学上合乎常理(make scientific sense)。在19世纪30年代期间打击弗罗里达州塞米诺尔部落的军事活动(military campaigns)中,美国军队中曾不止一人提倡(advocated for)使用骆驼来作为交通工具。

或许是因为克里米亚战争才让骆驼成为战争中的重要选择。军队把骆驼作为驮畜(engage used camels as pack animals)是因为它们力量大,而且比马和骡子更可靠(more reliable than horses or mules)。美国军队的领导人常常向欧洲对手学习(learn from),了解到法国和俄罗斯军队曾在战争区域部署骆驼(deploying camels in a war zone),这一行为让美国军队了解到了骆驼的实用性。

“MOVING THE CAMEL PROJECT THROUGH CONGRESS”——骆驼计划通过美国国会

19世纪30年代,美国军队军需部(quartermaster corps)的一名官员乔治·克罗斯曼率先提出在军队中使用骆驼。他认为这种动物可以用来为弗罗里达严峻条件下作战的部队补充军需(supplying troops)。尽管当时已经为此做出讨论,而且大家都觉得这个提议很有意思,但因为军队中官僚主义(bureaucracy)横行,克罗斯曼的提议最终还是不了了之(go nowhere)。

西点军校毕业的杰佛逊·戴维斯曾经在边疆军队哨所服役(serving in frontier Army outposts)过十年,在这期间他已经对骆驼的使用产生了兴趣。当他加入富兰克林.皮尔斯的内阁后,便打算将这一想法付诸实践(advance the idea)。作为军事秘书的戴维斯递交了一份冗长的报告(submit a lengthy report),占据1853年12月纽约时报一页多的版面。他用几段文字来陈述自己对国会的多个请求(various requests),希望国会能拨款(appropriations)给军队来引进骆驼。

这项提议成为现实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1855年3月,戴维斯终于得偿所愿(get his wish),收到来自政府的一笔3万美元的拨款用来购买骆驼以及测试骆驼在美国自南部地区的效用。自此,骆驼计划突然就成为军队中的首要事情。一位年轻的海军军官(young naval officer)大卫·波特被分配去指挥舰艇(assigned to command the ship)将骆驼从中东地区运送到美国本土。波特中尉在南北战争时期的联盟海军中占有至关重要的作用(play a critical role),是美国19世纪末期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人物(a revered figure)。

“THE NAVAL VOYAGE TO ACQUIRE CAMELS”——漂洋过海取得骆驼

在得到政府的支持后,杰佛逊·戴维斯很快开始执行计划。他指挥陆军少校韦恩前往(directing him to proceed to)伦敦和巴黎等地寻找(seek out)骆驼专家。戴维斯还争取到美国海军运输船的使用权,在波特中尉的指挥下驶往地中海(sail to the Mediterranean)。两名军官会合(rendezvous)后再驶往中东地区购买骆驼。

1855年5月19日韦恩少校登上一艘客船(aboard a passenger ship)离开纽约去往英格兰。在英国,他受到了美国领事(American consul),未来总统詹姆斯·布坎南的欢迎(greeted by)。韦恩少校拜访了伦敦的动物园,了解了照顾骆驼的一些知识。随后他去往巴黎,在那他遇到了懂得将骆驼用于军事途径(military purposes)的法国军官。1855年7月,韦恩少校写给戴维斯一封很长的信,信中详述了他在有关骆驼的“速成课(crash course)”中所了解到的一切。

图来自互联网

同年7月末,韦恩少校和波特中尉偶遇(met up),随后韦恩少校登上海军军舰,两人一同前往突尼斯。在突尼斯美国的外交大臣组织了一次与乡村领袖的会议。这位突尼斯领袖听说韦恩少校是来买骆驼的,还多送了两头骆驼作为礼物给他。1855年,韦恩少校写信给戴维斯,告知船只已经在突尼斯湾停靠,三只骆驼已经安全地登上了船。

接下来的7个月里两名军官又从中东地区的一个港口航行到另一个港口,每周他们都会写一封详细的信件寄给戴维斯,讲述他们最新的探险旅程。

韦恩少校和波特中尉中途还短暂地访问(making stops in)了埃及,叙利亚地区以及克里米亚,在这段旅途中,二人对于骆驼的交易已经非常熟悉。有时他们还会把健康情况不佳(ill-health)的骆驼卖出去。

1856年2月,31头骆驼被运到美国。同时一起去往德克萨斯的还有三名阿拉伯人和两名土耳其人,他们是被雇来训练骆驼的。这次行程穿过大西洋,虽然受到坏天气的严重影响,但最终骆驼还是成功地登陆了德克萨斯。

“CAMELS IN TEXAS”——德克萨斯的骆驼

1856年夏天韦恩少校将骆驼从印第安诺拉的港口带到圣安东尼奥市,在那里他们进入到军队前哨(army outpost)——位于圣安东尼奥市60英里的营地。韦恩少校开始让骆驼进行日常工作(routine jobs),例如往返将圣安东尼奥市的供给送至要塞(shuttling supplies from San Antonio to the fort)。他发现骆驼可以驼起比骡子更重的东西,

戴维斯认为在营地对骆驼的实用性所做的试验非常成功,他为这次的计划准备了一份综合报告(comprehensive report),这份报告在1857年印刷成书。但在富兰克林·皮尔斯退位总统以后,詹姆斯·布坎南于1857年接任,戴维斯就在这时离开了军事部门。新的军事秘书约翰·B ·弗洛伊德也对骆驼计划心悦诚服,于是继续寻求国会帮助拨款再购买1000头骆驼。但是他的想法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支持(receive no support)。

“LEGACY OF THE CAMEL CORPS”——骆驼军队的遗留问题

19世纪50年代末期对军事实验来说不是一个很好的时间段,国会越来也想要稳固住国家即将分崩离析的奴役制度(increasingly fixated on the nation’s impending split over slavery)。骆驼试验的最大支持者戴维斯此时作为密西西比州的代表,重返美国参议院。在国家面临内战之际,他心心念念的还是骆驼军团。在德克萨斯,骆驼军团虽仍有保留,但正在面临一些问题(encountered problems)。一些骆驼被送到更远的前哨站(remote outposts)作为驮畜,但一些士兵不喜欢使用骆驼。而且骆驼的舍饲靠近马厩(stabling the camels near horses)会导致周围的马焦躁不安。德克萨斯的骆驼大部分落入他人手里(fell into others’ hands),在内战中也没有用作军事用途(serve no military purpose)。大部分骆驼被卖给了商人,受到墨西哥马戏团的控制(in the hands of circuses)。1864年在加利福尼亚的骆驼也都卖给了商人,随后又被转卖给动物园和巡回演出(traveling shows)。

可能有不少人都和小编一样,只知道骆驼作为沙漠之舟在交通运输方面发挥过巨大作用,哪知它也曾在军事上发光发热?想了解更多人文历史么,来和乐小知一起学习吧~

阅读+开口说才能学好英语,马上去演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