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来自互联网

“FACTS AND HISTORY ABOUT JANE AUSTEN”——关于简•奥斯汀的真实信息和历史

2017年6月18日是英国著名作家(best-known writers)简•奥斯汀去世200周年。简出生于1775年12月16日,去世时享年41岁。在这之前,她已经完成了6部长篇小说(full-length novels)的创作。她所遗留的社会评论和苛刻的妙语(legacy of social commentary and scathing wit)巩固了她在文学史上的地位(cemented her place in literary history)。直至今日,在她完成第一部作品的两个世纪以后,现代的读者们却对简的了解仍不够全面。下面让我们来一起看看关于简•奥斯汀你或许还不了解的一些事。

  • “JANE WAS A REGENCY-ERA OVERACHIEVER”——简是英国摄政时期最高成就者

当简23岁时,她就已经草拟了最终完成的6本长篇小说中3本的初稿(preliminary drafts)。《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情感》、《诺桑觉寺》这三本小说早在1800年就已经以初稿的形式(rough forms)完成。《理智与情感》在1811年印刷成书(make it into print),以匿名的形式出版(published anonymously),只简单地以A. Lady作为作者的署名。当时简付给一位出版商460英镑来印刷该书,随后她就赚回了本钱。随着首轮印刷(its first run)销售出了750本,短短几个月以内(in a matter of just a few months)又进行了第二次印刷。

简的第二本小说《傲慢与偏见》于1813年印刷成书。书名原本叫做《第一印象》,以《理智与情感》同一位作家进行宣传。该书发行以后,风靡一时,连拜伦勋爵的妻子都评论说这是一本“上流社会的小说”。《傲慢与偏见》在印刷了几个版本后全部销售一空。

1814年,《曼斯菲尔德庄园》出版。这次简仍未署上自己的真名。尽管如此,该书还是取得了成功的销售成绩(a great commercial success)。在第二次印刷后,简赚得了比前两本小说更多的稿费。同年,《艾玛》出版,本书的女主人公的原型正是简自己。据简自己所说“没有人比我更像她(女主人公)”。虽然主要人物的塑造有点肤浅(a bit shallow),但《艾玛》一书仍获得了广大读者的喜爱(the reading public)。

《劝导》是简的书迷公认实力最强的小说。该书和《桑诺觉寺》均于1818年出版,是简病逝以后,由哥哥亨利·奥斯丁负责出版,并第一次使用了简•奥斯汀的真名作为作者的署名。除了(in addition to)6部小说以外,简还完成了一部书信体小说(an epistolary novel)《苏珊夫人》,留下了两本未完成的手稿(unfinished manuscripts)。其中一本叫做《沃森一家》,是简于1805年创作却未完成的故事。另一本叫做《兄弟们》,是简于去世前六个月左右开始创作的故事。但或许是因为她的健康情况恶化,视力减退(vision problems),所以未能完成结局的创作。简还会创作一些诗歌,写在与妹妹卡桑德拉往来的书信中。但不幸的是,在简去世后,卡桑德拉毁掉了与简的大部分书信。

  • “JANE’S WORK WAS (SORT OF) AUTOBIOGRAPHICAL”——简的作品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自传

简作品中的大多数场景和人物都与她的现实生活重叠。她的作品中反映出苛刻的妙语,巧妙地嘲笑了(cleverly poking fun)自己身边的上流社会人士(upper class)。父亲去世之后,简和母亲以及妹妹卡桑德拉曾面临过窘迫的经济状况(financial situation),像极了《理智与情感》中达什伍德家女眷的遭遇。简曾在巴斯的小镇上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这正是《诺桑觉寺》和《劝导》中的主要地点(a focal point),只不过《劝导》里所描述的小镇笼罩在一种更加消极的氛围下(in a more negative light)。简甚至在作品中使用了家人和朋友的名字,她的母亲——卡桑德拉·利,原本出身于约克郡显赫的家庭,自从托付终身(attached herself to)给简的父亲——乔治奥斯汀教士以后就被认为是“下嫁”(married down)。简的哥哥弗朗西斯和查尔斯是皇家海军的长官,常常寄书信回家。简就是用哥哥们的故事作为《劝导》和《曼斯菲尔德庄园》的主题框架。

尽管简塑造的主人公大多是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的大团圆结局(happy-ever-after love matches in the end),但她自己却从未婚嫁。1802年12月,简27岁那年,曾和妹妹卡桑德拉拜访过一位老友(long-time friends),这位朋友的哥哥,哈里斯·比格·威瑟当时曾向简求婚。他比简小五岁,据传他是一位非常普通的人(very plain in person),在礼仪上十分笨拙。哈里斯和简的订婚(betrothed for)仅维持了24小时,第二天,不知是什么原因,简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和卡桑德拉一起离开了朋友的庄园。

  • “JANE HAD A SUPER ACTIVE SOCIAL LIFE”——简有着超级积极的社交生活

有人或许会把简想成是一个待在角楼里写写书稿的孤独老姑娘(scribbling her manuscripts as a lonely spinster),其实不是这样的(wasn’t the case)。事实上,简喜欢花大把的时间出门闲逛(hanging out)。她出生和成长在一个宁静的乡下小村庄,在她二十几岁时(mid-twenties)就开始频繁地参加伦敦的一些活动。简的哥哥亨利在城里有一个房子,所以她常常来参加一些画展,游戏和纸牌派对,和赶时髦的人士频繁接触(rubbed elbows with the fashionable set)。哥哥爱德华曾被富有的亲戚收养,随后继承了大宅,因此简常常来拜访哥哥的豪华古宅,有时还待上几个月。可以说,简是一个十分善于交际的人(a social butterfly),也正因为如此她可以接触到上流社会人士,构成了自己小说的背景(exposure to the gentry to frame the backdrops of her novels)。

  • “JANE IS MORE THAN CHICK LIT”——简的作品不仅仅是女性文学

你有听到过有人指责简的作品只是“小妞文学”(chick lit)吗?没关系,你现在就可以反驳(counter)他!虽然在简的作品中确实有很多浪漫和婚嫁的情节发生(take place in),但这正是在用一种尖刻,讽刺和幽默的眼光(a sharp, cynical, and often humorous look)来审视她那个时期的英国社会。

  • “WAS JANE POISONED?”——简曾经中毒过吗?

简去世的时候只有41岁,对于她的死因有很多的猜测。有理论说是胃癌(stomach cancer),也有说是阿狄森氏病(Addison’s disease)。但2017年3月又有了新的发现,大英图书馆的一篇文章质疑简是否是因为砷中毒而亡(died from arsenic poisoning),其中还引用了她的白内障病作为一种可能的征兆(citing her cataracts as a possible symptom)。

犯罪小说作家林赛•阿什福德在2011年曾作出解释,认为这一观点很有可能是正确的。但这并不能证明简的周围有任何阴谋发生(anything sinister was happening around)。当时的供水常有污染(were often tainted),连药和化妆品中都曾发现过砷。实验证明随着简慢慢年老,她的视力越来越糟糕,这很有可能是种种医学原因导致(a wide variety of medical causes),包括糖尿病(diabetes)。其它历史学家和学者们也指出突发的(a sudden onset)阿狄森氏病或长期发病的霍吉金斯淋巴瘤(a longer-standing case of Hodgkins’ lymphoma)可能导致了简的去世。

  • “JANE HAS SERIOUS FANDOM”——简拥有专一的影迷

在英国和美国,简的粉丝会遍布各地。北美的简•奥斯汀粉丝会是其中最大的一个,他们定期还会举办活动和庆典。演讲、化装舞会(costumed balls)和聚会,甚至同人小说(fan fiction)和艺术作品都是世界各地狂热粉丝(the Janeites)所热衷的纪念方式。如果你只想做一名网络粉丝,那可以访问一些写满了简的生平和作品的网站。对于爱好旅游的粉丝,可以参加简•奥斯汀游,带领读者们重游简儿时的住宅和她曾到访过的一些其他城市。

她的小说出现在19世纪初叶,一扫风行一时的假浪漫主义潮流,继承和发展了英国18世纪优秀的现实主义传统,为19世纪现实主义小说的高潮做了准备。虽然其作品反映的广度和深度有限,但她的作品如“两寸牙雕”,从一个小窗口中窥视到整个社会形态和人情世故,对改变当时小说创作中的庸俗风气起了好的作用,在英国小说的发展史上有承上启下的意义,被誉为地位“可与莎士比亚平起平坐”的作家。

阅读+开口说才能学好英语,马上去演练!